今天是
行業新聞

執行異議之訴新規速遞——最高院最新指導案例延展解析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第27批共9件指導性案例,其中包括3件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件,主要涉及執行異議之訴與案外人申請再審的程序選擇問題,以及商品房消費者與一般不動產買受人規則適用問題。這兩類問題在實務中爭議較大,同案不同判的現象亦時有發生。鑒此,我們以指導性案例為基點,適度發散,對相關問題作簡要解析和延展。
 | 執行異議之訴與案外人申請再審
《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執行過程中,案外人對執行標的提出書麵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書麵異議之日起十五日內審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對該標的的執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駁回。案外人、當事人對裁定不服,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辦理;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實務中,案外人提出標的異議後可能會出現以下幾種情形:1.執行法院認為異議成立,裁定中止對標的物的執行。此時申請執行人對裁定不服,可以提起執行異議之訴。[1]2.執行法院認為異議不成立,裁定駁回。此時案外人對裁定不服,認為係因執行依據錯誤導致執行錯誤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六個月內,向作出執行依據的法院申請再審。[2]3.案外人對駁回異議裁定不服,但認為與執行依據無關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執行法院提起執行異議之訴。[3]可見,執行異議之訴與案外人申請再審的分野在於“案外人異議與執行依據是否相關”。
 一、指導性案例概況
 1.指導案例154號:王四光訴中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白山和豐置業有限公司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2019)最高法民再39號
 
基本案情:2013年8月23日,和豐公司取得商品房預售證。11月26日,和豐公司(出賣人)與王四光(買受人)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王四光購買了和豐公司開發的涉案商鋪。2013年12月20日至2014年2月25日,王四光陸續支付完畢全部購房款。2015年8月11日,和豐公司(開發商)與中天公司(承包人)簽訂涉案工程《決算付款協議》,協議顯示中天公司已經向和豐公司主張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2016年10月29日,吉林高院作出(2016)吉民初19號民事判決,確認中天公司可就涉案工程(含王四光購買的商鋪)拍賣、變賣價款優先受償。此後,和豐公司上訴後又撤回,前述判決生效。
 
執行過程中,王四光以房屋係其購買,並已經占有使用為由,提起執行異議、異議之訴。一審法院判決不得執行案涉商鋪。二審法院認為王四光的異議實質指向執行依據,應當通過案外人申請再審製度救濟,故裁定駁回王四光的起訴。王四光遂向最高法院申請再審。
 
裁判觀點: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的文義,“與原判決、裁定無關”是指案外人提出的執行異議不含有其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主張,或者人民法院如果支持其執行異議不會動搖原判決、裁定的既判力。案外人主張排除執行與否定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權利本身並非同一概念。前者是案外人在承認或至少不否認對方權利的前提下,對兩種權利的執行順位進行比較,主張其享有的民事權益可以排除他人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執行;後者是從根本上否定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權利本身,主張訴爭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不存在。
 
本案中,王四光並沒有否定原生效判決確認的中天公司所享有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王四光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意在請求法院確認其對案涉房屋享有可以排除強製執行的民事權益;如果一、二審法院支持王四光的請求也並不動搖生效判決關於中天公司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認定,僅可能影響該生效判決的具體執行,故本案應當通過執行異議之訴解決。
 
2.指導案例155號: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懷化市分行訴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等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2019)最高法民終603號
 
基本案情:華融湖南分公司與英泰公司等合同糾紛案件,湖南高院於2014年12月12日作出判決:確認華融湖南分公司有權以英泰公司已辦理抵押登記的房產及相應的土地使用權優先受償。此後,當事人均未上訴,該判決生效。
 
執行程序中,湖南高院擬對抵押物進行拍賣。建行懷化分行提出執行異議,認為華融湖南分公司抵押權設立前,其已經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支付了98%購房款,並實際占有使用至今,有權排除執行。
 
一審法院認為,建行懷化分行的異議實質上指向了執行依據,應當通過案外人申請再審來救濟,遂駁回建行懷化分行起訴。
 
裁判觀點:《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的“與原判決、裁定無關”,應為“訴訟請求與原判決、裁定無關”。華融湖南分公司申請強製執行所依據的原判決主文內容是:華融湖南分公司有權以案涉房產作為抵押物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抵押物所得價款優先受償。本案中,建行懷化分行一審訴訟請求是排除對案涉房產的強製執行,確認華融湖南公司對案涉房產的優先受償權不得對抗建行懷化分行。起訴理由是以其簽訂購房合同、支付購房款及占有案涉房產在辦理抵押之前為由,主張排除對案涉房產的強製執行。建行懷化分行並未否定華融湖南分公司所享有的抵押權,也未請求糾正生效判決,實際上其訴請解決的是其主張基於房屋買賣享有的權益與華融湖南分公司所享有的抵押權之間的權利順位問題,屬於“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情形,應當通過執行異議之訴解決。
二、天同解析
 前述兩則指導性案例具有相似性,其核心意旨是:優先受償權人(如抵押權人、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人)申請的強製執行中,案外人僅認為其權利保護順位優先於優先受償權人,未對優先受償權本身的成立、生效、範圍等提出異議的,應當通過執行異議之訴解決。兩則案例一定程度上回應了實務爭議,我們以此為基點,對執行異議之訴與案外人申請再審之間的關係問題,作簡要解析和延展。
 
1.案外人異議與執行依據是否相關的判斷標準
 
執行異議之訴僅解決案外人享有的實體權利能否排除強製執行,不對執行依據本身的正確與否作出評價。一旦異議涉及執行依據本身,即超出了執行異議之訴的審理範圍,需通過案外人申請再審製度解決。因此,抽象的判斷標準應當是案外人異議的內容是否落入了執行依據所確立的既判力範圍。當然,僅有抽象判斷標準是不夠的,實務中大致有如下幾項判斷標準可供參考:
 
(1)案外人異議是否直接挑戰了執行依據的判項內容。例如,執行依據確認執行標的歸屬於申請執行人,而案外人認為自己享有所有權;再如,執行依據確認申請執行人享有優先受償權,而案外人認為優先受償權不成立、不生效或無效的。此類異議均直接指向執行依據本身,須通過再審製度解決。
 
(2)如果異議成立是否會動搖執行依據的最終結論。例如,執行依據確認申請執行人享有抵押權,而案外人認為執行標的歸其所有,被執行人以他人之物設置抵押係無權處分。此類異議如果成立,可能會動搖執行依據認定申請執行人享有抵押權的結論,故須通過再審製度解決。
 
(3)案外人權利設立的時點是否晚於作出執行依據的時間。執行依據僅可能對發生於裁判之前的法律事實進行評價。如果案外人取得實體權利的時間點係在執行依據作出之後,並未落入執行依據的既判力範圍,不能視為執行依據存在錯誤。例如,執行依據作出後,案外人善意取得執行標的的,應當通過執行異議之訴解決。[4]
 
2.案外人異議與執行依據是否相關的判斷主體
 
進一步的問題是,判斷“案外人異議與執行依據是否相關”時,應以案外人還是執行法院的判斷為準?
 
對此,《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采用的表述為“案外人、當事人對裁定不服,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似乎應以案外人的判斷為準。但事實上案外人通常不具備法律專業知識,對於救濟路徑的選擇並不總是正確,極有可能因選錯救濟路徑而導致權利保護機會的喪失。例如,執行依據確認申請執行人對案涉房產享有抵押權,有權就房屋拍賣變賣價款優先受償。但案外人認為,案涉房屋已由其預先購買,執行依據認定申請執行人享有優先受償權錯誤。此時,如果僅以案外人的判斷為準,似應當通過再審製度解決。但問題在於,被執行人雖然將房產預售給了案外人,但因房產仍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案外人僅享有債權(物權期待權)。被執行人將房產抵押給申請執行人,仍係有權處分,執行依據認定申請執行人享有抵押權並無錯誤。如果案外人通過申請再審主張權利,不僅可能麵臨無法啟動再審的尷尬,同時也會喪失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機會(15天起訴期限經過),導致原本能夠排除執行的權利(商品房消費者的物權期待權)無法獲得救濟。
 
因此,我們認為,“案外人異議與執行依據是否相關”不能僅憑案外人的主張來判斷,需要執行法院在異議審查過程中作出實質判斷。根據《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十六條[5],執行法院在異議審查階段,除了要對異議是否成立作出認定以外,還需要對異議類別、異議與執行依據是否相關等問題作出實質判斷[6],這也是執行異議作為“前置程序”所應當發揮的作用。
 
3.救濟路徑識別錯誤的處理
 
如果執行法院對於“案外人異議與執行依據是否相關”判斷錯誤,並在裁定中指定了錯誤的救濟路徑,應當如何處理?
 
我們認為,考慮到執行異議之訴與案外人申請再審製度各自承載的功能不同,審理範圍亦涇渭分明。因此,一旦救濟路徑選擇錯誤,便無法徹底解決糾紛,保護案外人/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此時,參照行為異議與標的異議識別錯誤時的處理方式,如果執行異議之訴案件受理後,發現與執行依據相關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並告知案外人通過申請再審主張權利。如果本應通過執行異議之訴解決的案件,卻告知案外人申請再審,則應當放寬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時間限製,允許案外人在收到駁回再審申請裁定之日起十五日內,重新提起執行異議之訴。
 
4.案外人同時提出與執行依據相關理由時的處理
 
實務中,案外人可能既提出原生效裁判存在錯誤,又提出與原生效裁判無關的其他理由主張排除執行。例如,案外人作為商品房消費者,對抵押權人的執行提出異議時,同時主張:(1)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簽訂的抵押合同因主合同存無效事由而無效(如違法發放貸款等),抵押權不成立;(2)即使抵押權成立,其基於商品房消費者所享有的物權期待權,亦能夠排除抵押權人的執行。此時,無論是案外人申請再審還是執行異議之訴,均無法解決案外人提出的全部主張,有必要同時賦予案外人申請再審及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權利。
 
對此,《執行異議之訴解釋(征求意見稿)》第四條[7]、第七條[8]亦持此觀點。在兩項救濟程序協調上,如果執行依據尚未進入再審審理或已被駁回,則不影響執行異議之訴的審理。如果執行依據進入再審審理,則執行異議之訴應當中止審理,等待再審結果。
 | 商品房消費者與一般不動產買受人
《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二十八條:“金錢債權執行中,買受人對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不動產提出異議,符合下列情形且其權利能夠排除執行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一)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簽訂合法有效的書麵買賣合同;(二)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合法占有該不動產;(三)已支付全部價款,或者已按照合同約定支付部分價款且將剩餘價款按照人民法院的要求交付執行;(四)非因買受人自身原因未辦理過戶登記。”第二十九條:“金錢債權執行中,買受人對登記在被執行的房地產開發企業名下的商品房提出異議,符合下列情形且其權利能夠排除執行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一)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簽訂合法有效的書麵買賣合同;(二)所購商品房係用於居住且買受人名下無其他用於居住的房屋;(三)已支付的價款超過合同約定總價款的百分之五十。”前者係對不動產買受人的規定,後者係對商品房消費者的規定。實務中,對於這兩個條款的關係問題,存有較大爭議。
 一、指導性案例概況
 156號指導案例:王岩岩訴徐意君、北京市金陛房地產發展有限責任公司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2016)最高法民申254號
 
基本案情:2007年,徐意君因商品房委托代理銷售合同糾紛一案將金陛公司訴至北京二中院。北京二中院判令金陛公司返還徐意君預付款、資金占用費等。此後雙方未提起上訴,該判決己生效。執行過程中,法院查封了涉案房屋,王岩岩依據《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28條、29條提出執行異議、異議之訴。
 
一審法院認為王岩岩符合《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28條,判決排除執行。徐意君上訴後,二審法院以王岩岩不符合《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29條為由,駁回王岩岩的訴訟請求。王岩岩遂向最高法院申請再審。
 
裁判觀點:《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二十八條適用於金錢債權執行中,買受人對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不動產提出異議的情形,而第二十九條則適用於金錢債權執行中,買受人對登記在被執行的房地產開發企業名下的商品房提出異議的情形。上述兩條文雖然適用於不同情形,但如果被執行人為房地產開發企業,且被執行的不動產為登記於其名下的商品房,同時符合了“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不動產”與“登記在被執行的房地產開發企業名下的商品房”兩種情形,則《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二十八條與第二十九條在適用上產生競合,並非能夠適用第二十九條就自然排斥適用第二十八條。本案一審判決認為王岩岩符合《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二十八條之情形,能夠排除執行,而二審判決認為現有證據難以確定王岩岩符合第二十九條之規定,但未審查其是否符合第二十八條規定的情形,就直接駁回了王岩岩的訴訟請求,適用法律確有錯誤。
二、天同解析
 商品房消費者與一般不動產買受人提起的執行異議之訴,係實務中最為常見的類型。此類案件中,爭議往往集中在以下幾方麵:1.商品房消費者與一般不動產買受人在排除執行的要件上,有哪些區別?2.商品房消費者與一般不動產買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權等優先權人的執行?3.以物抵債情形下,能否參照適用前述規定排除執行?本次指導案例僅涉及第一個問題,對於其他問題並未理涉,我們以指導案例為基點,作簡要延展分析。
 
1.商品房消費者與一般不動產買受人的區別
 
根據最高法院在指導案例中的意見,《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二十八條係關於不動產買受人排除執行的一般規定,適用於各類不動產買賣的情形;第二十九條係關於商品房消費者排除執行的特別規定,屬於對購房消費者基本居住權的特殊保護規則,與一般不動產買受人的規則相比,要求更為嚴格。例如,在被執行人主體資格方麵,要求被執行人係房地產開發企業,即限於一手房買賣。再如,要求購房係用於居住且購房人名下無其他住房。而且實務中,對於購買度假型、豪華型、投資型、經營型房屋的,均不得適用商品房消費者的規定來排除執行[9]。
 
2.商品房消費者能否排除抵押權等優先權人的執行
 
根據此前《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複》[10]規定,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優於抵押權和其他債權,但同時,消費者交付購買商品房的全部或者大部分款項後,承包人就該商品房享有的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不得對抗商品房消費者。雖然不同性質權利之間不能簡單套用數學不等式進行排序,但從最高法院的著述及相關判例來看,多數觀點認為商品房消費者的實體權利應當優先於抵押權人獲得保護,《九民紀要》第126條亦持此觀點。因此,符合條件的商品房消費者可以排除抵押權等優先權人的強製執行。
 
3.一般不動產買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權等優先權人的執行
 
(1)從《九民紀要》第126條觀點看,一般不動產買受人原則上不能排除優先權人的執行。理由在於,《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二十九條係脫胎於《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複》,而《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二十八條係脫胎於《查扣凍規定》第十五條(原第十七條)[11],係針對不動產物權期待權的一般性規定,不包含生存利益的考量。因此,最高法院認為,原則上隻有符合條件的商品房消費者能夠對抗抵押權人的執行,不包括一般不動產買受人,否則將動搖抵押權具有優先性的基本原則。
 
(2)需要注意的是,實務中不動產買受人並非絕對不能對抗抵押權人。例如,(2020)最高法民再240號案件中,法院即認為如果不動產買受人購房時間早於抵押權設立時間的,並且已經合法占有、使用房屋,對於未辦理變更登記無過錯的,能夠排除抵押權人的執行。實務中,不動產買受人排除抵押權人的執行,通常有兩種情形:1)買受人購房時間早於抵押權設立。[12]2)雖然抵押權設立在前,但抵押權人書麵同意銷售房屋。[13]理由在於,前一種情況下,購房人對於房屋後續設立的抵押權並無過錯,確有保護之必要。後一種情況下,抵押權人同意銷售房屋的,意味著抵押權人原則上同意其物上追及效力劣後於購房者的權利,在購房者已經交納購房款的情況下,抵押權人應當就購房款優先受償,而不能對購房款、抵押物同時行使權利。此外,這類案件中,法院還會特別關注剩餘抵押物價值是否已經足以覆蓋抵押債權,如果足以覆蓋,通常會允許購房人排除執行。
 
(3)還需要注意的是,《民法典》施行後前述結論可能會受到挑戰。理由在於,《民法典》第四百零六條[14]修改了《物權法》關於抵押物轉讓的基本規則,原則上抵押人無須抵押權人同意即可轉讓抵押物,同時抵押權具有追及效力,即便發生了物權變動,抵押權人對抵押物依舊享有優先受償權。因此,如果抵押權人尚未就購房款優先受償,或購房款係由抵押人收取,未用於償還抵押債權的,仍應當肯定抵押權的追及效力。
 
4.以物抵債權利人能否援引前述兩條規定排除執行
 
最高法院編著的理解與適用中認為:“案外人與被執行人惡意串通倒簽抵債時間以排除其他債權人執行、使受讓人偏頗受損的問題突出,在難以確切認定合同簽訂時間,且又難以認定當事人存在惡意串通的情況下,隻能對以物抵債采取較為謹慎的態度,認為其債權人不能基於這兩條規定對抗債權人的執行。另一方麵,之所以要對無過錯的買受人、消費者購房人進行特別保護,基本的理念是,請求交付物的債權作為物權期待權,優先於金錢債權。而設立以物抵債的目的在於消滅舊的金錢之債,以物抵債作為履行原來金錢之債的方法,其債權人享有的本質上仍然是金錢之債,不應優先於另一個金錢之債。因此,以物抵債不適用這兩條規定。”可見,最高法院的主要考量因素在於:以物抵債往往涉及虛假訴訟,而且在“新債清償”類以物抵債中,原金錢之債並不消滅,以物抵債係金錢之債的履行方式,如不履行抵債義務,仍可以複歸到金錢之債的履行中,故與《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二十八條、二十九條適用情形存在明顯差異。
 
但是,實務中允許以物抵債權利人適用這兩條規定的案例不在少數,例如(2020)內民終411號、(2019)蘇民終1549號案件等。我們認為,有必要進一步區分以物抵債的具體類型,分別進行處理。在“代物清償”或“新債清償”情形下,以物抵債確與房屋買賣具有較大差異,難以適用商品房消費者與不動產買受人排除執行的相關規定。然而,在“債之更改”情形下,如果雙方已經完成了舊債的清理結算,重新確立了房屋買賣合意,並將既有債權全部或部分轉化為購房款,此種情況下舊債已經消滅,與普通購房者僅在價款支付方式上有所區別,應當存在適用這兩條規定排除執行的可能性。當然,最終能否排除執行,仍需結合這兩條規定中的具體要件進行判斷。
 
注釋:
[1]申請執行人通常不會認為執行依據存在錯誤。在執行依據已對執行標的權屬作出認定的情況下,執行法院亦不應作出相反判斷,故原則上不會出現申請執行人啟動再審的情況。
[2]《民訴法解釋》第四百二十三條: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案外人對駁回其執行異議的裁定不服,認為原判決、裁定、調解書內容錯誤損害其民事權益的,可以自執行異議裁定送達之日起六個月內,向作出原判決、裁定、調解書的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3]《民訴法解釋》第三百零四條: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案外人、當事人對執行異議裁定不服,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由執行法院管轄。
[4]參見司偉:《案外人對優先受償權人依據生效判決之執行提出異議的訴訟救濟程序》,載於人民法院報2018年8月1日第1版。
[5]《執行異議複議規定》第十六條:人民法院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作出裁定時,應當告知相關權利人申請複議的權利和期限。人民法院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作出裁定時,應當告知相關權利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權利和期限。人民法院作出其他裁定和決定時,法律、司法解釋規定了相關權利人申請複議的權利和期限的,應當進行告知。
[6]例如,最高法院在(2013)民提字第207號案件中,即持此觀點。
[7]《執行異議之訴解釋(征求意見稿)》第四條: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件審理期間,作為執行依據的判決等法律文書按照審判監督程序被決定再審並裁定中止執行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中止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件的審理。
[8]《執行異議之訴解釋(征求意見稿)》第七條:擔保物權人等優先受償權人依據確認其對執行標的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判決等法律文書申請的強製執行中,案外人僅以優先受償權不成立、不生效或者無效,據以執行的判決等法律文書錯誤為由,提起執行異議之訴,請求排除強製執行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案外人應當按照審判監督程序主張權利。但是,案外人同時提出與據以執行的判決等法律文書無關的其他理由主張排除強製執行的,人民法院對其該部分訴訟請求應予受理。
[9]例如,最高法院在(2020)最高法民終1197號案件中,即持此觀點。
[10]值得注意的是,在《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批複》已經失效的情況下,目前商品房消費者想要排除抵押權人的強製執行,暫時麵臨無法可依的情況,有待最高法院在將來的《執行異議之訴司法解釋》中解決這一問題。
[11]《查扣凍規定》第十五條:被執行人將其所有的需要辦理過戶登記的財產出賣給第三人,第三人已經支付部分或者全部價款並實際占有該財產,但尚未辦理產權過戶登記手續的,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凍結;第三人已經支付全部價款並實際占有,但未辦理過戶登記手續的,如果第三人對此沒有過錯,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凍結。
[12]例如(2017)最高法民申2270號、(2019)最高法民申1136號、(2018)最高法民終1040號案件。
[13]例如(2018)最高法民終490號案件。
[14]《民法典》第四百零六條:抵押期間,抵押人可以轉讓抵押財產。當事人另有約定的,按照其約定。抵押財產轉讓的,抵押權不受影響。抵押人轉讓抵押財產的,應當及時通知抵押權人。抵押權人能夠證明抵押財產轉讓可能損害抵押權的,可以請求抵押人將轉讓所得的價款向抵押權人提前清償債務或者提存。轉讓的價款超過債權數額的部分歸抵押人所有,不足部分由債務人清償。
 


 本文出自天同訴訟圈 
原創 郭遙遠  北京市天同律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