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行業新聞

個貸不良批量轉讓的處置難點是什麽?如何應對?

     近年來,隨著銀行業信貸結構的調整,個人信貸業務在商業銀行的業務構成中越來越重要,零售貸款存量規模日漸增大。
數據顯示,上市商業銀行個人貸款占貸款總額的比例為40.35%,並呈現出進一步上升的趨勢。與此同時,個人信貸業務高速發展伴隨著違約風險的逐漸累積,特別是2020年疫情的衝擊使銀行不良貸款麵臨較大增長壓力,銀行亟待拓寬不良貸款的處置路徑和處置方式。
     2021年1月,銀保監會印發了《關於開展不良貸款轉讓試點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開展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試點,創新個人不良貸款處置方式。
由於此前嚴禁商業銀行批量轉讓個人不良貸款,本次試點對於後續全麵放開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具有重要意義。根據《通知》相關要求,筆者結合不良資產處置業務實際,分析了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處置難點並提出相應對策,以期對商業銀行識別不良資產處置難點、有效開展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有所幫助。
     個貸不良資產激增,處置壓力加大
     銀保監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末,我國銀行業不良貸款餘額3.5萬億元,較年初增加2816億元;不良貸款率1.92%,較年初下降0.06個百分點。2020年通過清收、核銷、轉讓等多種形式處置不良資產3.02萬億元,較2019年增加7200億元,增幅達31.30%,處置金額及增幅均創曆年新高,反映出監管機構和商業銀行麵對疫情以及外部環境變化前瞻性化解不良資產的戰略思維。
具體到個人不良貸款領域,以在個人不良貸款中占比最高的信用卡不良貸款為例,根據人民銀行發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支付體係運行總體情況》,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銀行卡授信總額為18.59萬億元,銀行卡應償信貸餘額為7.76萬億元,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906.63億元,環比增長6.13%,信用卡不良貸款處置壓力增大。具體到商業銀行,素有“零售之王”之稱的招行2020年第三季度報告顯示,其個人不良貸款餘額21.48億元,不良率0.83%,比上年末增加0.1個百分點;其中信用卡不良貸款餘額為12.50億元,占個人不良貸款餘額的58%,信用卡不良率達到1.78%,而住房貸款、消費貸款等其他種類貸款的不良餘額總共不到9億元,在個人不良貸款中信用卡不良貸款餘額總量占比和不良率均為最高。這種情況在其他信用卡發卡銀行中同樣存在,顯示個人不良貸款處置的壓力更多可能來自信用卡。
鑒於疫情對居民就業、收入和消費等方麵的影響依然存在,並疊加共債風險等因素,預計個人貸款業務風險管控仍將持續麵臨較大壓力。在此背景下,監管機構適時開展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試點,有利於商業銀行綜合采取清收、核銷、不良ABS、批量轉讓等多種方式多元化處置不良資產,緩解不良貸款處置壓力。
     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處置難點
     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作為個人不良貸款的創新處置方式,為信用卡業務擴展了一條合規、快速處置不良資產的渠道,受到發卡銀行的高度關注,《通知》印發後具備試點資格的發卡銀行均在積極準備。結合個人不良貸款處置實踐,筆者認為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在實際處置中可能麵臨以下難點。
     1.未明確是否能稅前扣除
     根據有關規定,通過核銷、轉讓等不良資產處置方式形成的損失,商業銀行可以向稅務機關申報稅前扣除。但目前,在形成損失後,申報稅前扣除卻因為稅收政策與呆賬核銷政策不良認定標準不匹配,變相增加了處置成本。對於可以通過不良ABS進行處置、具備個人不良貸款催收能力的銀行,將不良資產批量轉讓給資產管理公司的動力不足。若稅收抵扣政策不能及時修訂和完善,以配合前端監管機構出台的鼓勵商業銀行加大核銷和轉讓力度的政策,將降低商業銀行處置不良資產的積極性,不利於化解風險。
     2.轉讓定價難
     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定價難主要有三個方麵的原因:一是由於此前嚴禁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個人不良貸款的定價沒有成熟的經驗可以參考。二是試點範圍主要是信用類個人不良貸款,量大、分散且現金流穩定性差,可預測性不強。特別是當前深圳特區正在試點個人破產製度,若個人破產製度全麵推行,部分債務人經過一定考察期可直接免於承擔償債責任,將進一步降低個人不良貸款現金流的可預測性和穩定性。三是在定價時還應考慮防範國有資產流失、因定價過高導致受讓方受讓意願差的問題。
     3.受讓方意願不足
     一是《通知》規定不良資產轉讓對象主要是資產管理公司(包括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和金融資產投資公司。具體到個人不良貸款處置,受讓方以資產管理公司為主,但由於資產管理公司目前以處置對公不良資產為主,缺乏個人不良貸款處置經驗,且《通知》規定不能二次轉讓,如果資產管理公司受讓相關個人不良貸款,則需建立相應的催收製度、投訴處理製度,配備相應機構和人才隊伍。如果委外催收,需要資產管理公司重點關注委外催收機構的合規風險。如果通過訴訟催收,海量的個人不良貸款訴訟、執行案件與有限的司法資源之間存在較大的矛盾,無疑會降低處置效率。
     二是即使《通知》規定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可跨區域參與個人不良貸款轉讓,但當前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成立時間較短,機構設置、設立目的主要以服務當地為主,異地設立機構並產生處置效果同樣需要大量成本投入及較長時間。經驗的缺乏和成本的投入在一定程度上會降低資產管理公司積極參與處置的意願,業務開展初期更多以經驗摸索為主,有效處置規模較小。
     4.債權轉讓有效通知存在難度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第五百四十六條規定,債權人轉讓債權,未通知債務人的,該轉讓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具體到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債權轉讓後應及時通知借款人、持卡人,但麵對海量的個貸不良客戶,如何以合法、高效且符合信貸業務合同約定的方式通知債務人,涉及後續以誰的名義進行催收、訴訟時效維護、訴訟主體變更等法律實踐問題,直接影響司法催收、執行等處置環節的效率。
     5.個人信息保護難度大
     近年來,由於電信詐騙、暴力催收等問題層出不窮,個人信息保護受到人們的高度關注,個人信息保護的法律法規體係正在逐步構建。《民法典》人格權編第六章隱私權和個人信息保護規定,自然人的個人信息受法律保護。《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規定,對於侵害公民個人信息的行為,處5000萬元以下或者上一年度營業額5%以下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具體到個人不良貸款處置實踐,債權轉讓、委外催收中必然涉及個人信息收集、使用、存儲、加工、傳輸、提供、公開等環節,特別是《通知》要求采取必要措施保護個人信息,防止發生個人信息泄露或非法使用,不得暴力催收。因此,具體操作中如何采取合規的方式有效保護個人信息,是出讓方、受讓方都需要思考的問題。
     對策
     針對上述存在的難點,商業銀行必須深入理解《通知》的原則和要求,嚴格按照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規定的不良貸款轉讓業務規則操作,積極參與處置,充分發揮試點的經驗摸索作用。
     1.科學評估不良資產價值
     首先,應對不良資產組包持審慎態度,區分不同資產類別開展盡職調查,掌握底層資產價值和債務人還款意願及來源,深入分析不良資產的狀況、結構特點,為不良資產成因分析及個貸風控體係完善提供數據支撐,對於挖掘潛力大、依靠銀行自身力量完全可以清收的債權要審慎納入資產包;其次,參考不良ABS定價機製,將中介機構評估作為參考,善於利用大數據分析方法,在合理分析不良資產評估價值、市場價格情況、回收時間判斷、回收現金流折現、投資者融資成本以及投資回報、對價支付方式等多重因素的基礎上,合理確定資產包內容,科學確定轉讓底價,采用靈活的營銷談判策略,快速實現不良資產批量轉讓。
     2.積極參與處置,實現雙輪驅動
     一方麵,資產管理公司應以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處置為契機,建立相應的催收製度、投訴處理製度、委外催收機構準入及管理製度,配備相應機構和人才隊伍,聚焦主業,實現對公和個人不良貸款處置雙輪驅動。另一方麵,針對基礎製度不完善導致的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處置中存在的難點,圍繞有效保護個人信息、防止暴力催收、受讓後開展二次轉讓、委外催收機構持證經營等問題,積極建言獻策。
     3.認真做好商業銀行本職工作
     首先,在貸款審批、發放、貸後管理過程中做到依法合規操作,及時辦理相關登記,妥善保管債權資料,為不良債權司法清收、核銷、轉讓做好準備。其次,全麵梳理信貸業務合同,約定債權轉讓通知方式,嚴格按照法律法規和合同約定履行通知義務,同時積極向監管機構、司法機關提出公告通知等合理通知優化建議,在降低處置成本的同時有效防範法律風險。
     4.加大個人信息保護力度
     首先,作為信貸業務的提供方,商業銀行應根據法律法規規定,在相關信貸業務合同格式條款中對個人信息範圍和采取的不良資產處置措施等進行明確界定,並采取合理方式履行提示或者說明義務。其次,涉及不良資產轉讓、委外催收時,應當事先對向第三方提供個人金融信息的必要性、安全性、合法性,對信息主體造成的風險以及第三方保護個人金融信息安全的能力等事項開展全麵評估,未經評估或者經評估存在顯著風險隱患的,商業銀行不得向第三方提供個人金融信息。最後,商業銀行應當與第三方簽訂協議,明確對方的職責和義務,定期對第三方保護個人金融信息安全的情況進行評估和監督,加強動態管理。
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政策的製定和執行是一個係統性的工作,需要相關試點機構的積極參,並需要不斷完善。麵對個人不良貸款處置的壓力,本次試點的推出也是規範商業銀行不良貸款轉讓行為的措施之一。《通知》通過嚴格限定試點的轉讓和受讓機構,禁止受讓機構再次轉讓、強調自行處置或委托處置都不得暴力催收、依法保護有關貸款主體信息等關鍵預防措施,防止因社會矛盾激化影響試點的開展,表明監管機構審慎開展相關工作的態度。
     當前,商業銀行應以個人不良貸款轉讓為契機,深入總結分析個人不良貸款的成因,“吃一塹長一智”,進一步完善個人貸款業務風控體係,同時密切跟蹤同業轉讓案例,加強與同業、司法機關的溝通,深入分析定價、債權轉讓通知、個人信息保護等核心難點,前瞻性研究個人破產製度對信貸業務的影響,試點期間積極建言獻策,合理表達商業銀行訴求,進一步完善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製度。


     文中觀點係作者自身觀點,不代表消金界平台觀點。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不代表騰訊網的觀點和立場。